产权和所有权的区别简单举例产权和所有权的区别简单举例说明

6月22日,深圳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构建数据基础系统,更好地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可以结合国家发改委今年3月21日发布的28个征求公众意见的观点。

什么是数据基础系统?

数据产权制度、流通交易制度、收益分配制度、安全管理制度四类。

数据基础系统围绕数据使用与流通展开。系统建设旨在确保社会主体平等使用数据和促进数据合规高效流通,强调以赋能实体经济为重点,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第1-2项)。

以下文件可以理解数据要素市场化的顶层设计:

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

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第二个五年计划〇三五年远景目标建议

关于数据产权系统

只有使用数据流通才有价值。使用数据流通最大的困难是授权。系统建设过程中需要逐一回答哪些权利权益、配置给谁、按照哪些标准配置、如何界定的责任等问题。

从现有的文本和访谈报告的意见和观点来看,数据产权系统解决了数据收集、处理、操作和其他链接之间的配置,而不是数据本身确权、赋权。

深改委会议和国家发改委观点都强调:

  • 探索建立现代数据产权体系;
  • 促进数据持有权、使用权等相关权利的有序分离和流通。

深改委会议关于数据产权的表述如下:

建立数据产权制度,促进公共数据、企业数据和个人数据的分类确权授权使用,建立持有数据资源数据处理使用权数据产品管理权等分置产权运行机制,完善数据要素权益保护制度。

除持有权、加工使用权、经营权外,立法过程中还可以创造其他权利。此外,28种观点中的表述是数据持有权、使用权等,经营权没有单独列出。

第3-11项的观点是:

(三)建议探索建立现代数据产权体系,促进持有和使用数据的权利有序分离流通等相关权利,满足数据流通的需要。

(4)建议承认和保护数据要素参与者的合法权益,合理界定数据要素市场参与者的权利义务。

(五)建议充分保护数据来源者合法权益数据处理者持有、使用、许可他人使用数据,需获得数据来源同意或有法律原因,确保数据来源者享有获取或转移由其促成所产生数据的权利。

(六)建议数据处理者依法持有的数据可以独立管理,防止数据处理者的合法权利受到干扰或侵犯。

(7)建议尊重数据采集、加工等。数据处理者劳动、承认和保护依照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获得的数据相关权利充分保护了数据处理使用数据和获取收入的权利。

(八)建议推广公共数据、个人数据、企业数据分类授权使用,加强高质量数据要素的供应。

(九)建议各级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的行政履职和企业经营公共数据,推动各地区、各部门明确管理部门,代表本地区和行业统一行使开放和授权使用公共数据职责。

(十)建议在生产经营活动中收集加工不涉及个人信息和公共利益的各类市场主体。企业数据,推动市场主体享有数据持有、控制和收入的权利,确保劳动等因素资源的合理回报。

(十一)建议对携带个人信息的数据,鼓励数据处理者根据个人授权范围收集、持有和使用数据。

需要注意的是:

  • 该观点将数据使用和流通中的参与者命名为数据源、数据处理器、区域和部门明确的管理部门,需要注意与其他法律法规的联系。例如,数据源是一个相对于上下游的概念,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数据主体不一样。数据源是否有同意的权利基础也取决于情况。
  • 观点强调,在数据流通过程中,持有人和用户对个人数据主体的保护应符合隐私保护的要求,但我们知道个人信息和隐私的内涵外延是不同的。将个人信息保护限制在隐私保护中往往意味着立法价值观的选择,如财产权/权益保护或人格权/权益保护,需要不断关注。

一些感想

目前还不清楚数据产权系统会对现有权利/权益保护机制产生什么影响,但数据产权系统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保证数据的合规性和高效性流动,需要建立持有权、使用权、经营权组合形成的产权运行系统,保证数据在收集、加工、流通、开发利用等各个环节的合规性和高效性流动,而不是绝对权的创造和保护。

识别数据相关权利/权益,识别相关主体的权利边界、责任和义务,识别数据产权配置。

例如,网络游戏运营商一般会在协议中注明虚拟角色、武器、设备、道具、游戏硬币本质上是数据所有权属于制造商,但虚拟财产侵权、侵权或网络服务合同违约纠纷,当事人一般不会要求数据权或数据权,而是要求相应的虚拟财产权利/权益(民法典)、作权(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或基于合同约定(合同)保护消费者权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享有的权利。虽然这与数据相关立法尚未完善有关,但根本原因是数据类型多样,权利和利益多样,需要在特定场景中识别和保护。

再比如,使用网络爬虫当大数据产品出现质量缺陷和数据追溯时,我们使用原始数据主体的概念还是数据源的概念?如果我用网络爬虫收集数据,数据源是爬虫开发者、爬虫目标网站还是目标网站信息的原始提供者?在数据基础系统中,如何配置数据源和上下游的权利和责任?是否有必要进行单独的配置?单独配置是为了弥补现有立法的哪个空白?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以上只是一些个人观点。我想表达的重点是,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的意见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政策指导确实有利于数据交易市场,但也需要结合现有的立法环境和细分场景进一步理解。

更多房产资讯,关注微信公众号:创洋法务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03369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fmvp.com/5816.html